彩71彩票-邓伦被罚1.06亿背后:各方损失超4亿,单个代言费2178万

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你的位置:彩71彩票 > 首页 > 邓伦被罚1.06亿背后:各方损失超4亿,单个代言费2178万
邓伦被罚1.06亿背后:各方损失超4亿,单个代言费2178万
发布日期:2022-05-17 20:37    点击次数:181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

文|娱乐资本论,作者|关关

邓伦偷税漏税被追缴罚款1.06亿元!

今日下午,央视新闻的一则消息让明星补税阵营中再添一位“顶流”。

据报道称:邓伦在2019年到2020年间,偷逃个税4765.82万,少缴个税1399.32万元。在税务机关调查过程中,邓伦配合补缴4455万,这一部分被处0.5倍罚金。而邓伦未主动补缴的310.79万,则处以4倍罚金共计1243.16万。

1.06亿元罚款背后,是又一位顶流的倒塌。

自2017年6月起,邓伦因古装偶像剧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走红为大众熟知,一跃成为新晋流量男艺人,在《密室大逃脱》、《上新了故宫》等综艺中担任常驻嘉宾,且获得了包括宝格丽、索菲亚、雪花秀、巴黎欧莱雅等超过15个品牌代言合作。

但这一切都伴随着今天的这则通告画上句点。目前,邓伦本人微博账号、邓伦工作室的微博账号均因违规被封,邓伦本人的抖音账号也被封禁。

一同沦陷的,还有包括电影《晴雅集2》、剧集《夜旅人》等在内的一众项目,损失或将超过3亿元。

01、待播影视综:一部电影一部剧,损失或超3亿

当前在各大视频平台搜索邓伦已播出作品,仍未出现下架迹象。但据业内人士透露,邓伦主演的待播作品播出无望,已播作品下架“也只是时间问题”。

此前,广电总局曾三令五申,要求严肃处理违法违规行为演员。其发布的《“十四五”中国电视剧发展规划》中更是明确指出,“严肃处理有偷逃税等违法违规行为的演员,禁止违法失德艺人通过电视剧发声出境。”

而本次邓伦事件中,上海市税务局第四稽查局相关负责人将邓伦定义为“经税务机关提醒督促仍整改不彻底”,而伴随着该事件的全面公开,邓伦身上违法违规、劣迹艺人的标签显然十分明确。

尽管其本人在微博发布声明称“愿意承担一切责任及后果并愿意一如既往地努力积极工作”,但正如评论区网友所言,“娱乐圈中无邓伦,补上税款当素人”或许才是最后的结局。

据小星星统计,目前邓伦待播的影视综作品数量不多,除了一部拍摄于2016年,因女主演郑秀晶而积压的剧集《毕业季》外,仅有一部于去年杀青的IP改编作品《夜旅人》和由郭敬明执导的电影《泷夜曲》。

但项目虽然不多,涉及投资却不少。据悉,《泷夜曲》为阴阳师系列,属两部套拍,投资成本超过3亿,其中上半部《晴雅集》在上映10天后因不明原因被下架,下架时分账票房为1.7亿左右,显然并未覆盖成本。这也让原定于2023年上映的《泷夜曲》蒙上一层迷雾。而如今主演之一邓伦出事,其上映可能进一步降低,损失或超2亿。

另一头,于去年杀青的剧集《夜旅人》由同名小说改编而成,由邓伦和倪妮担任主演。小星星从业内人士处获悉,该剧投资过亿,为爱奇艺今年的头部项目。此时男主演出事,结合今年整个影视行业的“大行情”,同样可能导致这一项目播出无望。

综艺方面,邓伦的“沦陷”更是牵扯众多,据悉,自走红以来,邓伦在多档综艺中担任常驻嘉宾。《密室大脱逃》、《上新了故宫》、《极限挑战》系列都包含在内,目前并未下架。

但此前,因阴阳合同、偷税漏税被列为劣迹艺人的郑爽在事发后,其担任常驻嘉宾的《这就是铁甲》、《花儿与少年2》等多档综艺全部遭遇下架,由此可见,邓伦相关综艺下架也存在极大可能。

“一般来说品牌方在进行综艺冠名时会对节目保留时长做要求。但这种因艺人而导致的特殊情况很难在合同中规定明确。不过如果是系列综艺的话,平台方很可能会对相关品牌方作出补偿。”综艺营销相关人士max告诉小星星。

结合多方消息来看,目前邓伦事件将会影响的影视综项目联合损失或将超过3亿元。

02、商业版图:代言费2年2178万,火锅店前途未卜

项目之外,邓伦背负的一众合作品牌也正在“解约蓄力中”,邓伦或将面临进一步的品牌方索赔。

据不完全统计,当前邓伦身上背负代言达到15个。从奢侈大牌宝格丽、彩妆欧莱雅到食品好人家,各个品类众多。

据小星星了解,2019年时,邓伦的单个品牌代言费用在500万到1200万/年不等,而据华文食品的IPO招股书显示,其和邓伦的两年代言合作共计花费2178万(含税)。

如此大概估计,邓伦目前的15个代言品牌,涉及代言费用或将过亿。关于明星的代言收入和片酬等问题,娱乐资本论专门做过一期科普向视频,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点击查看。

截止发稿,云米、久久丫已相继发表声明宣布与邓伦解约。品牌相关人士coco表示,这也意味着可能存在大量品牌向邓伦索赔的情况。

据悉,自吴亦凡事件后,大量品牌在与艺人合作时,会将艺人自身风险进一步细化至追赔条款和准则中。此前,华帝便曾起诉吴亦凡公司,要求退还1750万服务费。而此次邓伦因税务原因导致品牌方取消代言合作,在coco看来,“很多品牌方都是可以索要退还代言费用,甚至可以进一步要求赔偿损失。”

同时,据企查查信息显示,邓伦旗下共有两家关联公司,分别为邓伦(上海)影视文化工作室和舟山邓伦影视文化工作室,邓伦均为法定代表人和全资大股东。其中,舟山公司正在清算中。

此外,邓伦还以明星IP的方式,进驻了火锅、奶茶、剧本杀等领域,尤其是其参与的明星火锅品牌火社火锅,更是在过去两年内扩张迅速。尽管火社餐饮在股权结构上和邓伦本人并无直接关联,但观察其商业模型,走的是典型的明星噱头+标准食品+分店加盟模式。而伴随这本次邓伦事件,其在营销和加盟上的利好也将被迅速打破,具体能坚持多久“犹未可知”。

显然,无论是其商务合作,亦或是自身投资项目,邓伦的商业帝国都对其明星光环有着强依仗。而随着他个人正面形象的倒塌,这些荣光不仅不复存在,邓伦本身也将面临巨大索赔可能,或将赔偿数千万元。

综合来看,邓伦的倒塌已是一场必然,其背后涉及的资本局和各方损失,也数以亿计。无论是税务机关对艺人相关税务问题的详细公开亦或是处理态度,均表明了这场严查之风绝不是“刮过一阵”就算,而是一场旷日持久的监察行动。

而对于向来以高收入闻名行业的明星群体来说,合法缴税纳税,珍惜羽毛,及时更正补税,或许才是面对雷霆政策的唯一对策。



相关资讯